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崇拜让我起鸡皮疙瘩

奇怪的是一个在盛行各式各样崇拜的国度里长大的孩子如今是如何对“崇拜”这个字感到及其反胃的。
 
从小经历过的崇拜多不胜数。
 
我们崇拜过毛和周。将前者呼之为什么:“太阳”、“明灯、”“舵手”、“父亲”、“救星”等。后来大概发现萨达姆那厮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就终于不搞这些肉麻的东西了,算是个进步。后者的光环更是多了去了,最离谱的是被冠以“中国最后一个完美的男人”。说实在的,我虽然不喜欢毛,但倒是觉得周真的不错。可听到什么“完美的”,还是“最后一个”这样的形容词,还是忍不住坐立不安。也不用翻那些历史旧案来佐证什么,我就不信这世界上还有完美的人。
 
我们崇拜过雷锋。中学时我还参加过“学雷锋服务队”。要说有空的时候去敬老院或者幼儿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当然好,即使在美国这个物欲横流腐朽没落的花花世界里也讲究这个,叫做community service或者volunteer(我也做过,在一所小学给小朋友们做了一学期的辅导工作)。但后来发现雷锋同志说什么:“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样的话杀气极重,让我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我尤其喜欢个人主义,要不人家动不动用集体主义的名义要来共产我家那一亩三分地,活着一点安全感也没有。这个崇拜最登峰造极的时候就是传说美国西点军校那里挂了我们雷锋同志的像,但后来有人考证过后也就渐渐免提。我们当然不必妄自菲薄,但内心的虚妄症千万不要发酵过头了。
 
我们崇拜过赖宁。这事儿现在想想我觉得尤其好笑。你说叫我们学他什么呢?也拿棵树枝去扑灭森林大火?人家牺牲了,我们也不便再多讲什么,但我总觉得那样的行为有点疯狂,而宣传我们去学习那样的行为就是居心叵测了。
 
我们还崇拜过鲁迅。我挺敬佩这位老乡的,但事实是他的白话文也是初学咋练,写东西的时候也难免会写出“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或者“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这样傻话来。可我们偏认为他老人家是不能出错的,所以就开始分析《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一句,“似乎”与“确凿”连用,是否矛盾?为什么? 末了,分析者还肉麻地呼口号:“多么巧妙的艺术匠心,多么炉火纯青的语言功力!鲁迅真不愧是一位语言的大师!”,我忍不住一阵东倒西歪。
 
最近的还有Google崇拜。最扯淡的就是逢人便说Google就是一大善人(Don’t be evil)。比如Keso讲:“可以看出,Google实际上有两个使命:1. 整合全世界的信息;2. 惠泽每个人。” 惠泽??使命??我是很喜欢Google的,但还是受不了这种被人居高临下被人恩惠的感觉:“我惠泽你了,感谢我吧。” 说到底,business is business,美元面前,商业公司还管什么evil不evil的,股东利益最大化才是唯一的使命。
 
我相信每个领域都会有权威,而且权威的话从概率上来讲可信度比较高,更有参考价值。但千万不要搞什么崇拜,因为崇拜到后来就会变成盲目,盲目是很危险的东东。

2 responses to “崇拜让我起鸡皮疙瘩

  1. Demon August 30, 2006 at 1:39 am

    呵呵,;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