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还有很多有益的事,等着我们去做

还有很多有益的事,我们可以去尽一份力。即使不为了别人,也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很多20多岁的男孩子、30多岁的男人,常沉醉在无病呻吟中,常自以为他的那点风花雪月就是最苦大仇深的事,常做出一种受伤野兽的姿态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多深的伤害。和这个小女孩相比,我们这些男人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我们不是不能流露伤痛,我们也有脆弱的一面,我们也需要不时地歇歇脚。没有超人,也不需要冷血。
 
但何时能醒悟?还有很多有益的事,等着我们去做。
 
============================================
 
大雪初化的天气 仅穿着一件薄毛衣
 
“妈,你啷个又在地上爬?”倪东艳冲进家门,书包扔在门口,将妈妈陈爱娥扶起。
 
14日下午,重庆黔江鹅池镇方家村3组,市级特困村。天阴沉沉的,村民说,这里昨天下了大雪,上午雪才融化。
 
8岁的倪东艳,脸色腊黄,短发,两行鼻涕挂在唇上,不停地咳嗽,她看起来明显要比同龄孩子矮一大截。
 
大雪初化的天气,倪东艳仅穿着一件薄毛衣,外面罩着极不合身的薄棉袄,趿拉着一双极大的解放鞋。她说这些都是别人给的。
 
放了学,这个土家族小姑娘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在路上溜达,而是急匆匆往1公里外的家赶。
这是个怎样的家哟———一间木板搭成的房屋斜着立在半山腰上,要不是靠两根木头支撑,恐怕早就倒塌了。家里惟一的电器是一个15瓦的灯泡,不过这只是个摆设,因为缴不起电费,近一年没有电了。虽然是大白天,屋里还是黑乎乎的。
 
隐隐约约看见屋顶挂着的几块腊肉,倪东艳说,那是父亲留给她们最值钱的东西。屋里还有几把面条,一袋盐、一袋洗衣粉,倪东艳说,这些都是老师和邻居给她买的。
 
“妈,你啷个又在地上爬?”倪东艳冲进家门,书包扔在门口,将妈妈陈爱娥扶起,“你躺在床上,不要在地上爬。”因患小儿麻痹症,天生就严重智障的陈爱娥从小就下肢瘫痪,走路完全靠爬,只能扶着墙勉强站立。“像她这样,一身衣服一天就脏了,我前两天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洗,哪有时间啊,我要做饭、做作业……”倪东艳带着哭腔,无助地指着地上一大盆堆得冒尖尖的脏衣服。看到女儿哭,陈爱娥却笑嘻嘻地指着嘴,说:“饿!”当记者问她年龄时,她茫然地摇着头,很快又低头直勾勾望着灶边一把红苕粉。倪东艳告诉记者:“她要我煮给她吃。”
 
八岁生日那天 父亲撒手人寰
 
倪东艳将爸爸草草埋葬在屋后自家地里。她至今不知道爸爸得的是什么病。
 
因为穷,父亲倪月忠58岁才娶了个邻近乡镇的残疾女为妻,次年,倪东艳出生了。在倪东艳心目中,爸爸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地里的农活、家里的家务事全靠他一人张罗。“妈妈什么都不懂,爸爸却很喜欢我,常常抱我坐在他腿上,给我讲老虎吃小白兔的故事。”
 
去年12月7日,是倪东艳8岁的生日。早在一个月前,倪月忠就许诺要在这天上街买半斤肥肉给女儿当生日礼物。可这天早上,父亲却没能起床,他躺在床上,仅仅说了句“照顾好妈妈”后,就停止了呼吸。走时连眼睛都没闭上。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倪东艳将爸爸草草埋葬在屋后自家地里。她至今不知道爸爸得的是什么病,邻居们说,可能是脑溢血。
 
倪月忠去世后,考虑到倪家没有劳力种庄稼,村干部就将倪家的田土分给村里有劳力的村民栽种,庄稼成熟后保证为这对苦命的母女俩提供足够的粮食。倪东艳这才少了后顾之忧。
 
一边烧柴火做晚饭 一边借火光做作业
 
每天晚饭后,她都会给妈妈读课本,虽然妈妈什么也听不懂,也无法和她交流,但她还是固执地每天读着。
 
“照顾好妈妈。”爸爸临终前这句话死死印在女儿心上,8岁的倪东艳知道,这个家今后就全靠她了。从此,对她来说,比学习更重要的事就是照顾妈妈。
 
每天早上,倪东艳天不亮就得起床,做好一天的饭,然后叫妈妈起床,将饭端到床前,看着妈妈吃下后才往学校赶。中午一放学,她又得急匆匆回家为妈妈弄吃的。下午4点钟放学后,她同样匆匆地往回赶,妈妈一个人在家,她实在不放心。
 
回家后,倪东艳第一件事就是到邻居陈和仙阿姨家里提桶水,再在火铺(土家族特有的一种烧火做饭烤火的场所)上生火做饭。屋里光线太暗,她就将作业本拿到灶前,一边烧柴火做饭,一边借着火光做作业。家里没有小凳子,她就蹲在地上。
 
每天晚饭后,她都会给妈妈读课本,虽然妈妈什么也听不懂,也无法和她交流,但她还是固执地每天读着。到了周末,她就帮妈妈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将一周来母女俩换下的脏衣服洗干净。
 
一天下午,因为做清洁,倪东艳耽搁了一会儿,当她回到家时,见妈妈躺在地上,正抓起生米拼命往嘴里塞,任凭倪东艳怎么拖,妈妈都不松手,急了还一把将女儿狠狠推在地上。倪东艳哭了,她突然冲出家门,站在屋外却不知往哪里跑。哭了一阵,她来到了爸爸坟前:“我不晓得啷个办,爸爸,你跟我说我该啷个办?”哭着哭着,倪东艳趴在爸爸坟头睡着了,醒来时天色已暗,她才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家。妈妈正趴在门槛上向外张望,见女儿回来了,她傻乎乎笑了。
 
除了妈妈的病,最让倪东艳苦恼的是下雨天,每次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她就拿盆子来接,可家里只有一个盆子和一个桶,接得了这处接不了那处,她就用碗接。
 
最大的心愿 有个洋娃娃
 
“班上同学都有自己的玩具,我只有我的妈妈。女同学有花戴,我没有,干脆将头发剪短,就不用戴花了。”
 
“我们还是过年时吃过一点点肉。”倪东艳说,她平时和妈妈的伙食就是白干饭泡开水,有时好心邻居会送点青菜来,那就算打牙祭了。看着屋顶的几小块腊肉,倪东艳说她不敢弄来吃,因为她预备这肉吃一年。
 
倪东艳眼泪汪汪说起这么件事:春节前的一个晚上,一个小偷溜进家门,将挂在屋顶上的几块最好的腊肉偷走了。被惊醒的母女二人坐在床上,眼睁睁看着对方将腊肉提走无可奈何。
 
当记者问倪东艳最想要什么东西时,她低下头:“洋娃娃———”但又马上打住,“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妈妈好。”倪东艳故作老成地说。但记者却看到,房门上贴着一张印有各种玩具的图片,有米奇、洋娃娃、史努比……3个正在玩玩具的孩子在一旁写着“我的玩具好看又好玩,拿给大家一起分享。”
 
“班上同学都有自己的玩具,有的是车车,有的是洋娃娃,我只有我的妈妈。女同学都有花戴,我没有,干脆将头发剪短,就不用戴花了。”但记者注意到,她短发上仍然别着一枚红色的发夹。邻居陈和仙告诉记者:“她有时周末会跟我上街买些必需的生活用品,那天,我见她盯着这个发夹很久不肯挪步,我帮她买下后,她居然哭了,说从来没戴过这些东西。”
 
为照顾妈妈 拒绝被收养
 
“我不去,我爸已经丢下我们不管了,我不能再丢下我妈。”
 
倪东艳的班主任、鹅池镇胜利小学教师何小东告诉记者:“学校免了她上学的一切费用,这孩子成绩不错,就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自尊心强,我叫他有什么困难找我,可她从来没主动找过我。”
这学期,曾有个涪陵的建筑老板通过校方了解到倪东艳的情况,提出要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倪东艳却一口回绝了:“我不去,我爸已经丢下我们不管了,我不能再丢下我妈。虽然妈妈什么也不懂,但她是我妈,再说爸爸说了要我好好照顾妈妈。”
 
鹅池镇政府的邓镇长称,倪东艳家是全镇最贫困的家庭,政府也多次上门为其送去慰问金。“本来我们想将陈爱娥送到福利院,再将倪东艳寄养到其他村民家,但无论我们怎么劝,小姑娘就是不愿离开她妈妈,她说她妈说什么,只有她才明白,她不放心让别人照顾。”邓镇长表示会尽快为倪东艳家通电。
 
 

2 responses to “还有很多有益的事,等着我们去做

  1. Guan March 20, 2006 at 8:38 pm

        比起这个小女孩,我们这些人不知有多幸福,可还老不知足!惭愧!现在发现真的还有好多事等着自己去做,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他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