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并非政治

 
虽然前几天刚写过“我的一些看法”,但在更多的问题上,我很佩服Keso能将事情讲的这么到位这么让我啧啧赞叹。
 
评论家不但要有感觉直言的勇气,即使身处的言论环境再差,更要有能将事情讲得有理有节的逻辑和文采,即使周围的奇谈怪论再吵闹。
 
比如下面的文章就是典范(全文转载自Keso的Blog):
 

我一直认为,民原本不暴,青原本不愤,但架不住媒体总喜欢耸人听闻,被媒体一忽悠,民就成了“暴民”,青就成了“愤青”。这一点在网络上表现得尤其明显,凡涉及民族主义、道德宣判等主题,往往很容易发展成“网络暴民”事件,而在这些事件背后,总能看到这些媒体的不光彩的影子。他们用肮脏的手,操纵着所谓的“民意”。

最新事件的主角是孟广美,一名来自台湾的普通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几乎成为这种“民意”的又一个牺牲品。先是一家地方小报的“首席记者”,在一番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之后,借所谓的“嘲笑内地人”这个民愤极大的话题,制造仇恨,煽动民意,发出第一份民族主义“追杀令”。然后经由门户网站别有用心的引导,地方小报立刻就拥有了全国影响力,追杀行为迅速演变成一场流氓和暴徒的狂欢

我看了台湾中天电视台的那期节目《红色风暴》(视频1视频2视频3视频4),孟广美作为对大陆比较熟悉的特别嘉宾,向有意到大陆发展的台湾艺人介绍两岸的文化、民俗和其他差异,帮助他们减少摩擦和误解。但讽刺的是,她自己却因此深陷一场更大的摩擦和误解。尽管新浪随后发布了孟广美本人及其公司的声明,并专访了孟广美,但民族主义情绪已成决堤的洪水,不再受任何媒体的控制。

媒体们不敢去监督政府,也不敢去监督企业,所以在这些祖宗面前,他们一会儿当儿子,一会儿装孙子,可一旦他们遇到类似赵薇、孟广美这样的弱女子,就立刻觉得自个儿成了老子。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些弱势的个体身上,施展他们无处施展的淫威,展示他们自以为是的道德和情操。而他们手中最好的武器,就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常常成为这些媒体豢养的家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屡试不爽。

两年前,《国际先驱导报》曾有一篇奇文,曰“‘愤青’可为我外交所用”。说白了,他们就是要拿这些可怜的无脑儿当枪使,他们指到哪儿,愤青打到哪儿,就跟指挥一群听话的机器人一般,效果极佳,特有成就感。他们一边淫邪地把玩着这种步调一致的“民意”,一边悠然地陶醉于“媒体权力”的臆想中,全然不觉得自己的嘴脸有多恶心。

愤青成为继彩电、冰箱之后,最大宗的中国制造,你现在知道原因了吧?没错,他们需要机器人。

===================================================================
 
几年前在LA的时候,还看见孟广美经常上凤凰台的锵锵三人行,和一口浓浓京味的窦文涛相谈甚欢。没想到人家现下已成为阶级斗争的最新敌人了,我真是跟不上革命发展的形势。
 
我一直以为没有比赵薇军旗装事件更荒唐的愤青表演了,看来我错了,我太低估了他们心中的那股无名的邪火和诡异的憎恨,也太低估了广电总局和中宣部的能力。
 
但值得高兴的是中国还有Keso三表连岳安替等等这样有理智有智慧有良知的评论家、记者、或学者。更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的忠实读者。
 
感谢互联网,感谢科技的进步,国人终于不再全是那些整天做着天朝大国的清梦然后拼命地杀戮自己的同志的人物了,如文字狱,如文革,如六四。
 
P.S. 1 虽然我在“我的一些看法”一文中指责Keso的评论幼稚,但第二天Keso还是在“昨日新闻”里链接了我的文章。
 
P.S. 2 就事论事,言论自由,思想无罪,不以一己之好恶而兴废存亡。

8 responses to “并非政治

  1. September 8, 2006 at 3:04 am

    大千世界,百态共生,乱七八糟的事情全世界都有,大家彼此彼此,批评总是简单的.

  2. Steven September 9, 2006 at 7:05 am

    批评如果只停留于发泄不满和发牢骚,甚至成为爆料、炒作,的确很无聊!

  3. Demon September 10, 2006 at 8:22 pm

    @ David: 批评其实不简单,很多时候,要有缜密的逻辑和很大的勇气。
     
    @ Steve: 能言之有物令人信服的批评我们也曾有,不过后来被禁止了,只准许自我批评了。

  4. Annie September 11, 2006 at 12:54 am

    其实,很多人在很多时候,对“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总是不能清楚地区分的。
    韩国人用切指剔发甚至僧人当街自焚的行径,来抵制本国政府削减国产电影配额或者抗议某人拜鬼等不满。。
    恐怕。不能简单说是“爱国主义”了吧。。至少。。也必须在前面加两个“极端”二字。
     
    什么事儿。过了,就极端了,极端了,就失道了。
    说起港台艺人口没遮拦这类炒来炒去的冷饭。。也无过多评价。人家说便说了,做也做了,你截个屏拿出来嚷嚷,是断章取义也好,是复述事实也罢,人家说的做的,都是人家一己之说辞和看法。
    难道你想要天下人都说你最好最大,容不得人家一个“不”字?如果硬要说。。人家也不过是被洗了脑。。只不过不同的,人家用的洗涤剂的跟你用的不一样罢了。默念着政治与我无关政治与我无关的
    A
     

  5. Demon September 11, 2006 at 2:42 am

    @ A: 难得,我们终于有些意见还是相同的,嗯。

  6. Annie September 11, 2006 at 5:41 am

    我们终于有些意见还是相同的
    好叫。。您之前MS还是对吾的“一己之言”点头“恩恩”过好几次的哇。。
     

  7. September 11, 2006 at 6:36 am

    事物在不同的维度呈现不同的表象,所以批评的主观性永远存在,是不可能逻辑化的.

  8. Demon September 13, 2006 at 12:37 am

    @ A: 这次比较明确,嗯。
     
    @ David: 维度?表象?
                 
                  我们不爱用那么社会学家的说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