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八阙

 

Internet时代,信息又多又杂,泡bbs聊天的事情,我已经没那个精力了。八阙网不错,每天花一点时间看一下,国内国外正方反方的新闻就基本了解了。八阙上的文章俗的很俗俗到俗不可奈,不看也罢,但也确实有些不错的内容,比如昨天看了一些关于乔治.华盛顿的资料,很不错。至于业界的新闻,自然有专门的news feed我可以看。泡论坛灌水研究八卦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候捷先生说得好:“论坛上的文字,80%都是闲聊打屁没啥营养的东西”。我深以为然。以前在CSDN上还经常看见这样的帖子:“新C#讨论群,喜欢有共同兴趣者加入,一起学习提高”。我不禁哑然失笑:从没有听说在QQ上聊天还能学好C#的。这算哪门子的学习方法?

今天也看到一段短小的评论,有一句话这么说的:

中国改革开放30年得失最大的,莫非是社会精英的迅速堕落。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非但不能担当起社会道德和正义的楷模,反而堂而皇之地成了道德和法律的践踏者,……,实在令人不齿。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About these ads

6 responses to “八阙

  1. Annie January 22, 2007 at 3:18 am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在继“透过现象看本质”之后。。又一条惯用语诞生。。。

  2. Demon January 24, 2007 at 9:52 pm

    I\’m sincere, :)

  3. Demon January 28, 2007 at 6:01 pm

    That is correct.  But I don\’t think you can access it, right? It\’s been blocked by GFW.

  4. Annie January 28, 2007 at 7:56 pm

    thanks to the power of PROXY..
    I can…
     

  5. wuxi January 26, 2011 at 5:32 pm

    再版彈詞開篇 =滑剎路上冤魂繞=

    我你唉癌哎哀反彈琵琶正評彈—-

    君問那適才打造的蘇錫路迢迢,

    哪能截截断頭處處泥塘連水潭?

    釘腳朝天刺破廿多輛公交車胎?

    又哪行?又哪行?

    只好怪伊爿死人的天落貓狗雨,

    只消責其開車的腦后勿長四只眼!

    河塘無圍堰、水路并連天,

    更甚地―――

    法尔胜条条人命换来个品牌杨卫氏:

    憑空拉起細鋼絲,腳踏車過人頭撕!

    更劣地――――

    南汽上汽打官司,洋法庭上创新将面皮撕:

    六輪驶過七齡童死,八方求救却宁人息事!

    又哪行?又哪行?

    君已健忘那楊市長x澤的蘇州市,

    天堂里擠進輛雙層公交車,

    穿越全新打造的立交矮橋下,

    頂層的乘客一統被橋切下來呀,

    跌得頭破血流、皮開肉綻,

    不死的也都動勿得哉!

    你猜–

    你猜,你猜猜呀,猜怪誰?

    全怪那個年輕的女司機!

    怪她粗枝大葉車速快、

    怪她匆忙當中轉錯個彎、

    怪她知法犯法勿作乖 ……

    哎–

    就是沒人敢問是誰個誰算的橋?

    誰個審的路?

    誰個批准/禁止這檔斷命車過這檔斷命橋?

    公交規定的路線是哪條?

    制定審批執行的城市規划又是哪一個?

    君問我,我問誰?

    市長問責?交通廳長問責?去問x衛澤?

    拍拍屁股滑脚哉,

    沾亲带故裙带扎,

    篆刻家+音乐家、

    兼个滥情副总理哀,

    哩笃我你:呼尔哎咳忧!

    僵硬的后台,创新“范仲淹”哀,

    武警暴迁太阳能种地之鱼米乡唉,

    苏州新园区包揽全世界污染业害;

    文盲吴中区长秦兴元开办“孙子兵法”院咳;

    贪官副市长姜人杰犯法勿关杨卫泽嗨;

    武进副市长绑牢手脚贴牢嘴巴去自杀嘿,

    新国總理升为杨拆迁的老朋友哎!

    不测!

    天要落雨娘要嫁,蘇州病變走西域哇,

    杨市长早已秘密開挖了通天道哇,

    強迫百姓買單為它去哈佛鍍金三個月哇!

    莱文日理万机培训“应对突发危机”哇,

    奔纽约为忠王府拆遷謔來貝聿銘哇,

    哈佛轉來變博士哇,無錫登基費口舌哇,

    本事高過拿破侖哇,拎着頭顱淌上水路滑――――

    酷!

    常春藤听范仲淹哭,

    百億洋錢十年辛苦,

    吃蟹斷命蘇锡魔窟,

    科技治水太湖竭枯。

    苦个GDP 哎!

    四园变死渊日夜弃婴啼哀!

    新加坡總理情胜溫x寶唉!

    美国大使赴苏亲领养女爱!

    廿岁下岗卅斷命蘇南村癌!

    郁!

    水鄉抗旱催雨釀暴雪江蘇榮譽,

    老婆雞變鴨戲法獨欺吳儂軟語,

    楊書記衛x玩太湖爛蝦對死魚、

    臭水抗藍藻、 瘟腸创汇醫癌症、

    以愚治愚!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君稱百年舊房積水又漏雨?

    啥人叫乃勿肯拆遷、勿舍得搬呦?

    君稱新公寓非但漏水還開豁咧!

    哎哀癌唉憂!

    哩篤真是個拎勿清唉,

    楊拆遷夜半多幢別墅藏娇来兜轉嗨;

    女教师光天化日辫子翘起悲宰首哀!

    市长等额变书记三年定规变天堂咳,

    (无赛零“法定”买通施博齐丧德哎,)

    即使變不了也算那國際一流城癌!

    喏–

    先喝口長江污水;又飲杯太湖毒啤;

    再敬你管2010 年的長江污毒汁—-

    來相幫救救急;

    MM 跳來書記唱,

    十載鶯歌燕舞碩果滿枝頭。

    人–

    生死且不在話下,傾家蕩產又何妨?

    夜半暴遷襲江陰,未逾牆走國生死;

    青天白日守太湖,難逃冤獄立紅囚。

    摩登高俅賞中秋,人血月餅熙來酒,

    蘇奸錫淫昆侖亂,“專家”感應黃泉樂,

    自覺掘墓之秘訣,終待公審來解決。

    留心–

    滑水路上飘冤魂,魂誓不斷立交柢,

    猶抱琵琶半遮面,今世作孽下世抵;

    神明丹麦公诛伐,反撥亂弦正視法,

    直追你楊痿豬180 年官司到鬼谷底。

    Below are essays from Peacehall.com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地方政府是红社会?还是黑社会??/沈洪发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无锡市委书记和宪法到底哪个大?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重大新闻:《无锡日报》明目张胆制造假消息(图)

    • 无锡被强拆户公安局前服毒自杀抗议被关黑监狱(图)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图 )

    • 无锡多访民被押遭恐吓要求保证不再进京上访

    • 无锡强行拆迁家人国庆前夕遭非法关押 

    • 无锡市民王建芬遭锡张高速公路逼迁被迫离婚

    • 无锡拆迁户在网上号召国庆日万人集会游行

    • 国庆60周年无锡将举行万人抗议“非法拆迁”游行示威活动

    • 无锡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在玩躲猫猫

    • 无锡市小学、初中和普通高中如此收费

    • 无锡公安部门接受美国公司行贿还无官员人受惩

    • 控告并问责江苏省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第一批签名名单/无锡维权

    • 江苏无锡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三死八伤

    • 控告问责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 /戴三表

    • 无锡人大委员涉嫌非法吸储2.5亿

    • 无锡以非法拘禁形式进行非法拆迁

    • 无锡涉法信访问责,政法难以承受之重/惠林泉

    • 胡锦涛为无锡“法制学习班”站岗(图)

    • 江苏无锡警察公然逼迁、跟踪被拆迁人

    •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揭开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文保书记”的画皮(之一)

    •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 无锡,苏南模式嬗变中的悲哀/惠林泉

    • 新编无锡景/无锡袁天放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无锡访民袁天放对施酷公安的新年寄语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 何笑

    • 无锡市委昏庸和愚蠢的决定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无锡新华村民给湖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系列之二(图)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给无锡滨湖区长陆志建的一封信(图)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使胡温中央颜面尽失的“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无锡马山的别墅/老哈

    • 睡梦中遭遇强拆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三妹:上海民间人士自发组织起来,免费向无锡市运送桶装饮用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