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于丹周围的那些嗡嗡声

 
在八阙上看到这么条消息:《于丹学生出书质疑老师:<孔子很着急>、<庄子很生气>》。
 
批于丹成为时髦也就个把月的光景了,我也随便说两句。
 
照我的印象,儒学早就不是什么显学了,甚至说得难听点,对普通人来说就是no one really gives a shit about。现在好了,于丹一讲,突然就红了。儒学红了,人的眼睛也红了。于是忽如一夜春雨来,满城尽是孔孟人。N多的人纷纷跳将出来摆出一副“孔子传人,别无分店”的臭嘴脸来批驳于丹兜售自己,还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号称自己是正本清源,自己是正大光明,自己无欲无求古井不波老树枯藤整天就埋头搞一些no one gives a shit about的经注学问然忽有一日闻城内有一妇人惑乱人心欺师灭祖于是自己横空出世来救万民于旁门左道而以正视听。
 
如果你光看那些批评于丹的人对这个女子不遗余力的指责,你没准会以为于丹讲的不是论语而是什么轮子功之类的歪理邪说,其实于丹只不过是用普通老百姓的话把一个并不太深奥但一般人没有兴趣花时间读的书给大家科普了一下。这不是件好事么?但他们不这么想,他们认为他们心中神圣的学问被糟蹋了,其实在这之前,除了那个小小圈子里面的人还真没什么人真的在乎过这些神圣的学问。他们忘记了在于丹之前,他们还真是整天在故纸堆里研究些没人理的东西。忽然间有一个在他们眼里学历不高不是美女不红不专的女子用他们一辈子没想到的方法把这些内容通俗地给大众普及了一下并因此一下万众瞩目了,他们心里那个酸那个不平衡那个想从里面分一杯羹啊。
 
世界上的酸腐文人往往都是这样:自己整天在感叹怀才不遇壮志难筹,人人都要做诸葛孔明,一边咒骂着刘皇叔曹丞相有眼不识泰山一边又不肯拉下脸皮学徐元直那样躺路边上唱卡拉OK来毛遂自荐。到头来居然发现那边厢的蒋干突然成了红人,自己连蒋干还不如,所以心里彻底不平衡地过早陷入中年危机。其实群众的眼睛雪亮着呢,蒋干虽然没啥深度,但一片真诚又能让大家喜闻乐见,大家乐得听他口若悬河地说说古今中外的事儿。
 
艺术学科内容的衡量不同于科学,数理化这些多少有个绝对标准,燃素以太之类的学说终究要淘汰,鼓吹生病不要吃药的轮子功也会成为历史的笑柄。但文学绘画雕塑音乐这些东西主观了去了。大家看啥啥,爱谁谁。凭什么你一所谓专家说这画好所以我欣赏不了就是蠢货,那诗应该那样理解所以我不同意就是没素养。你是哪棵大瓣蒜这么牛我非得信你的?赵丽华女士写那几首令人瞋目结舌的打油诗都有诗人团体鼓掌叫好了,凭什么我们平民老百姓就不能捧一下我们的于丹易中天?
 
可惜那些自以为有深度有内容的学究们从来没有理解过这个事实。他们总以为自己是泰山北斗绝对权威,大家必定是要像他们看齐的。这是种很畸形的心态,而他们从来没有反省过为什么平时他们这么无人问津。
 
写到这里想到可以用韩寒的一篇文章来做个结尾--《文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文字不雅,见谅,未成年读者自觉)。最一开始看过他的《三重门》并很失望后,我就从来不是什么韩fan(至于什么80后的归类更和我绝缘),但这篇文章确实如韩寒自己说的,是文糙理不糙的好议论文,所以特意引过来做个结尾。
 

6 responses to “于丹周围的那些嗡嗡声

  1. 蚊子 April 12, 2007 at 1:27 am

    嗯!嗯!所以最讨厌做中学时的阅读理解…如果哪一天一个年纪轻轻的人也如此很直白地解释了一下红楼梦,那中国那么多耄耋之年的红学家岂不是要被气得死伤一片~
    你这篇写的很逗的,越看越想乐,大快人心啊~我再去看看韩“愤青”的高见,看看"文坛到底算个屁" 😀

  2. Annie April 12, 2007 at 2:06 am

    每个优秀作者都是个性鲜明的人,哪能分类。同一年生的就是一类,卖猪崽呢。难道1966年到1976年间生的人都叫“文革类”?文革失败了,难道那批人就叫“文革败类”?
     
    别凑一起搞些什么东西假装什么坛什么圈的,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
     
    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有趣有趣。
    他的东西,虽有“不雅”也过于自我,确多能听得入耳。
     
    转回来说。。
    一场骂战,欢喜的多是不怀好意的看战人。旁人不扎这个闹猛,任其去自圆其说。开战双方,一来二去,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了。
    “无欲以观其妙”。。最觉有趣啊。。嘿嘿。

  3. miaomiao April 12, 2007 at 2:56 am

    我这几天倒是读hanhan同学的blog,看他和zhengjun对骂的文字,很有趣。我特别喜欢那种痞子式的对骂方式。:)

  4. Joanna April 12, 2007 at 9:09 pm

    昨天我在司马南的<华夏点击榜>也看到了这条消息.
     
    我觉得于丹的这种做法很好,就像如果没有周杰伦的<千里之外>, 哪会有那么多的小孩子开始听费玉清的歌; 如果没有王力宏的<在梅边>, 哪会有小孩子关注<牡丹亭>一样.
     
    最近发现身边有个人, 只要谁提出一个话题, 他便会提出一个反对意见, 然后大谈他的见解, 一开始还以为他真的有想法, 但听多了, 就觉得无非他在借话题向周围的人显示他懂得多多,他多么有品位,他多么有理想有抱负….再仔细听一下他的言论, 也无非都是报纸,新闻的翻版,或是从别人的博客中看到的, 毫无原创可言.有天, 他跟我们说他很想养一只藏獒, 然后便源源不断地谈这种狗的习性啊,特点啊, 听了半天, 都是从<藏獒>那本书上扒下来的.
     
    真正懂的人其实并不喜欢多说, 看到于丹这样做只会笑着觉得她做了一件好事, 把这些发霉的书拿出来给大家玩玩. 有什么好计较对错的? 有什么好show off的?为什么皱着眉头咬着笔杆去研究这些东西, have fun不好吗?

  5. Joanna April 12, 2007 at 9:54 pm

    刚看了韩的那篇文章, 很认同下面的两句话:
    "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一个人的,顶多带一武功差点的美女,只有小娄娄才扎堆。"
    "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6. Demon April 16, 2007 at 2:30 am

     
    @ 蚊子:呵呵,偶尔我也换换风格。
     
    @ A: “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这句最入骨了,呵呵。
     
    @ miaomiao: 这次又和郑均扛上了?去看看。
     
    @ Joanna: 呵呵,还是这句,“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