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My View

今天Qin在msn上转发给我那个这些天颇引人注目的关于西藏的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9QNKB34cJo),并很有意思地问了我一句:“你站哪一边的?”。

星期天晚上距离起初的骚乱已经有些天了,我也终于有些时间做下来研究一些相关的资料,为了可以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整理一下写下来。后来,却读到了下面的一篇评论,然后我想,我就没必要写什么了。

以下为转载,红色是原文加亮,绿色是我的评论或注。

================================================================

文扬/现代主权国家是作为近现代以来人类社会一个重大政治解决方案而出现的。在16-17世纪“基督教国际社会”全面瓦解的背景下,虚拟的、非人格的国家主权被确定为一种压制一切宗教权威和传统权威的最高权力。在民族内部,国家主权不容分割并否定人民有权选择其他政治认同;在世界各民族之间,国家被界定为国际法中的权利和义务的唯一或主要承担者;国家是可以使用武力的唯一的和正当的行为者;国家也是国际体系中秩序和制约的源泉。这就是所谓的“威斯特伐利亚秩序”。

中国在欧洲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两百多年后开始被迫接受这一秩序,1911年的辛亥革命即标志着原中华帝国权威体系的瓦解和作为现代主权国家之一的中国的建国。这个建国过程也是前现代的中国通过在国土疆界、法律体制、行政权力、财政管理、外交规范以及常备军系统等方面迅速现代化而成为现代国家的过程。

毫无疑问,中国接受“威斯特伐利亚秩序”成为一个现代主权国家符合全球社会共同利益。一方面,整个中华民族得以凭借这个现代主权国家享有与世界其他各民族相等的生存和发展权利;另一方面,现代中国也承担起维护国际秩序、谋求全人类共存共荣的义务和责任。

当今世界上所有主权国家无论大小皆服从这一秩序,皆享有平等权利并承担各自义务和责任,无一例外。

特别是,这个全球的“威斯特伐利亚化”过程只与人类社会整体利益相关,而与各国所信奉的宗教信仰、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无关。

目前这个包括西藏在内的中国领土版图,在中国接受“威斯特伐利亚秩序”并转型为现代主权国家的过程中得到了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和尊重,其含义是:一个属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国家主权是这个领土版图范围内唯一的、不可分割的最高权力。这一含义是“威斯特伐利亚秩序”中的应有之义,与该主权由哪个政党、哪个政府代理实施以及代理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等问题无关。

(注:西藏地区十四世纪称土蕃,十五世纪称乌斯藏,十七世纪称西藏,十八世纪再次并入中国版图。称西藏为当前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是收到国际上大部分主权国家正式认可的,这一点不应被随意歪曲,情感可以讨论,但事实依据也要得到遵守,不然辩论就会陷入盲目的“你是猪”、“你也是猪”这类毫无疑义的恶意谩骂中。)

任何外国势力以及中国国内外的分裂势力所实施的任何以分裂中国领土为目的行为,首先是对全球社会的“威斯特伐利亚秩序”以及中华民族接受“威斯特伐利亚秩序”并转型为现代主权国家这一重大过程的严重破坏。鉴于“威斯特伐利亚秩序”对全球社会共存共荣的至关重要性,这种破坏无论由何人实施,都具有反人类的罪恶性质。

二 (注:这是极为精彩、客观、及雄辩的一段,其实应该全文加亮的

中国由一个前现代的帝国体系转型为一个现代主权国家这个历史过程具有自己的特殊性。与西方国家在成熟的资产阶级政治文化主导下的成功转型完全不同,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这一转型最终是在无产阶级政治文化主导下完成的,先天地包含了暴民政治、激进政治、霸道政治等恶质因素。

在毛泽东主政时期,无产阶级政治文化被运用得登峰造极,严重破坏了中国向现代主权国家的正常转型,不仅给中华民族自身造成了巨大灾难,也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冲击。

无产阶级政治文化直接导致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合法性和合理性方面的持续危机,同时也是包括西藏问题在内的中国众多国家问题和社会问题的深层根源。

具体到西藏周期性动乱的问题,其中既有藏民社会对于共产党当年的暴民政治、激进政治、霸道政治普遍怨恨的因素,又有深受这种影响的藏民社会仍然习惯于运用暴民政治、激进政治、霸道政治的手法进行报复和反抗的因素。

因此,即使当下的共产党政府正在努力转变,放弃无产阶级政治文化并逐步接受和养成资产阶级政治文化,历史问题的积重难返与转变过程的举步维艰仍然会导致各方面社会危机的频频发生。这就是西藏动乱的根本原因。

结论是:西藏藏民社会分裂国家领土的诉求完全是非正义的,而藏民社会反抗共产党统治的诉求则具有正义性。这两个性质不同的问题必须严格分开。

同理,当前国际社会对于西藏问题的干涉也具有两重性。一种干涉明显带有将西藏从中国主权中分离出去、让西藏独立成为一个新的主权国家的企图;另一种干涉不带有这种企图,仍然尊重历史中形成的“威斯特伐利亚秩序”,尊重中国的国家主权,只是声援藏民社会对共产党政府霸道政治的合理反抗。

对于第一种干涉,从行为方式上很容易识别,只要是希望看到西藏脱离中国主权,一定会寄希望于西藏内外的暴民政治,一定会在恶化局势的方向上推波助澜。无论是西藏境内的民众暴乱,还是境外的街头运动,以及各种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名义进行的煽动性声援,都属于这一种。各类心存企图的野心家、阴谋家以及众多浑噩无知却惟恐天下不乱的群氓都很容易在这种社会骚乱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释放自己的能量。从两百多年前的法国大革命以来,这种野心家与群氓的苟且联合以及随之而来的恶性的外争内斗作为无产阶级政治文化的典型戏剧已经上演过无数次了,人们早已见怪不怪。

对于这一种干涉,当今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有完全的责任采取行动及时处理。一方面因为共产党政府目前代理着中国的国家主权,必须履行对其进行强力捍卫的义务,对于任何分割国家主权的行为必须动用国家权力予以坚决的回击。一旦处理失当造成中国的国家主权的破裂或损害,难辞其责。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曾是中国近代以来暴民政治的集大成者,整个中国社会当前犹如遍地烽火的暴民政治,甚至包括所有海内外反共势力在内的暴民政治,仍然是当年共产党无产阶级政治文化的历史遗产,对这些恶劣遗产的处理也只能由共产党自己来完成。

能在自卫的时候还能想到要反躬自省,若有这样的警觉和良知,天下可少多少纷争和鲜血。

对于第二种干涉,一部分在共产党政府责任范围内,另一部分则在国际社会的责任范围内。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中华民族逐步完成向现代主权国家的转型符合全球各国的根本利益,尊重并协助维护中国的国家主权也就是尊重并协助维护全球秩序。同时,任何对于反抗共产党统治的社会运动的声援即使合乎正义,却必须避免滑入“以暴易暴”的无产阶级政治文化的恶性循环当中。不难想象,通过暴民政治手段推翻靠暴民政治起家的共产党统治之后,只能使中国再次陷入更为恶质的无产阶级政治文化当中,让资产阶级政治文化的再生希望彻底灭绝在民族仇杀的血海和黑暗的历史轮回当中,让中国重新退出全球秩序和共同的发展进程。

韩非子的“以战去战,虽战可也”千百年来被人当作自己使用暴力的借口,而没有什么人在用暴力制服暴力后想过收手,而是让暴力脱缰,成为比前次更恐怖的怪兽。二战中的苏联红军如此、文革中的红卫兵如此,在伊拉克虐囚的美军如此。

这几天的局势发展明显倾向于暴民政治的复活,各种反共势力首先以共产党政治文化遗产全面继承人的面目出现,散发着历史垃圾气息的语言四处飘荡,一个中国人极为熟悉的恶斗局面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不得不承认,真正的危机也许并不在拉萨街头,而是在这里。此时此刻,人们应该寄希望于什么东西来使中华民族走出一个新的天地?

===============================================================

 

在查看各种资料的同时,我深深感到,在现实的政治问题上,最要不得的就是凭感情来选择立场,每个人都应该冷静地问问自己的观点背后是否有理性的论证和人性的理由。最让我毛骨悚然的就是那种无名且根深蒂固的盲目仇恨,诸如动不动就要“炸平台湾”、“灭绝日本”之类的愤青言论,毫无理喻和交流的可能,最终,以血腥暴力换来的,必然会在血腥暴力里无法自拔。

我在youtube上看到下面的采访:

让我吃惊的是,整个采访中,Kalsang Tashi小姐对于为何支持西藏独立竟提不出一条完整的像样理由,翻来覆去的只是“我是西藏人,所以要独立”的口号。我担心,这样的情绪只能引起对抗和反感,而无助于交流与和解。

而在CNN对Richard Gere的采访中,Gere先生反复提到藏民的此次示威全部是自发的,而且藏民向来是非暴力的,一定是受了无法忍受的压迫才会“揭竿而起”。这样幼稚的煽情,显然也是受感情冲动所左右的苍白言论。请问像下面这样无端攻击汉族平民的行为有任何正当的理由么?这算什么自由斗士和正义使者?

 

我毫不怀疑这么多年来在腐败横行、骄奢淫逸的地方政府控制下藏族平民受到了很大的歧视和不公平对待,但我也不相信事实是像Gere先生描绘的那样“全是自发的”“一直是非暴力的”。正如上文所说,“各类心存企图的野心家、阴谋家以及众多浑噩无知却惟恐天下不乱的群氓都很容易在这种社会骚乱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释放自己的能量”,这样的“唯恐天下不乱的群氓”和每个种族都有,汉族如此,藏族也不例外,所以Gere先生实在无需言过饰非。

最令我担心的,是Gere先生在整个采访中显露的那一丝傲慢和居高临下,而这样的态度恰恰是美国政府处理国际事务典型态度的代表。这个已经让美国在中东吃了亏,难道还不能及时修正么?

支持西藏独立的,应该问问除了形式上的所谓“尊严”后面(这些“尊严”很多时候不过是台面下的那些推手的面子和利益,他们远远躲在美国欧洲高谈阔论,在示威现场被武警殴打的僧侣和平民是不在考虑之列的)有没有为藏族平民谋得切实福利的因素和可能。换句话说,西藏独立了,普通藏民的生活是否就能神奇地好起来。要知道,中共接手前的西藏地区,是一个数百年来实行政教合一农奴制的社会,过去那些喇嘛们可是作威作福地骑在普通藏族农民头上的大老爷,毫无慈悲怜悯之心的。

 

另一方面,反对独立的,应该问问共产党政府在执政50年内是否真的大幅度改善了藏人的权益和福祉,是否真的增进了民族和解减少了种族歧视,还是社会长期腐败横行,藏族人民长期收不到公正平等的待遇。

除了下面的视频,我找不到更多直接的图像资料证明中共在西藏统治的失败。但我并不怀疑在很多地方,西藏的人权已经恶化到了相当的程度,既然这个政府可以在1989年向手足同胞提枪扫射,那对于异族的藏人,显然更是可以毫无忌惮。

我想起在Stanford读书时,一个台湾的同学问我是支持统一还是支持独立。我想了想说,我支持统一,因为我觉得这对中华民族整体是件好事。但我一定反对不顾一切的武力威胁或手段,因为既然统一是为了谋求两岸人民的共同福祉,那么让1400万人的生命和幸福受到涂炭算谋的哪门子的福祉呢?

然后那个同学问我说那么台湾人要公投独立该怎么办?

我说,中国有句古话,叫:“邦有道,自近悦远来;邦无道,自分崩离析。”先做好自己的事,做一个有道之邦,才是大陆应该首先关注的。

 

所有的政治家中,我最佩服的是三个人,其中之一便是以色列已故前总理拉宾。在两个充满了刻骨仇恨和恶意的民族之间,他能不计个人毁誉甚至生命而走出第一步,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智慧和人格。

可惜,拉宾死了。

4 responses to “My View

  1. Shuang March 18, 2008 at 7:58 am

    “因为既然统一是为了谋求两岸人民的共同福祉,那么让1400万人的生命和幸福受到涂炭算谋的哪门子的福祉呢?”--同意这句话呀。Richard Gere这个愤青,哪里的愤青都误国。

  2. Qin March 18, 2008 at 11:01 pm

    xie de hen bu cuo!!

  3. Luna March 19, 2008 at 6:27 pm

    这个要赞一下,写的很好。 分析起实事来,蛮冷静蛮理性全面的。这个,才是我比较想看到的狐狸同学。 本来今年要去青海藏区给59年在西藏平乱中牺牲的祖父上坟,现在也不能成行了。想想50年了,很多事情还是没有改变,就觉得很伤感。藏区我去过2次。我的感受是,无论现状多复杂,面对问题永远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把西藏问题单一的看成宗教问题和民族矛盾,是个很大的失误。号称解放了农奴,却又把精力全部放在安抚宗教领袖上,和周边地区相比,经济现状落后,发展的不平衡,贫富分化,汉藏分离,是每个到过藏区的人都可以看到的。你这篇评论涵盖面很广呀,倒是相对来说蛮全面。引用的好,自己写的也很好。你有空不如再写写文化的侵略和融合吧。

  4. Demon March 23, 2008 at 3:18 am

     
    @ Ella: 愤青误国,哪里都是一样的,: )
     
    @ Qin: ^_^
     
    @ Luna: 写这样的蛮累人的,毕竟是外行,我是受人之邀,随便说说罢了,: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