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国家和民族

几天前轰然成为民族英雄的金晶小姐已经迅速“堕落”为汉奸和卖国者了。在新华网的报道中(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08-04/18/content_8002197.htm),金晶小姐公开表示:“不赞成抵制家乐福。希望网友慎重对待抵制家乐福的呼吁,因为家乐福里面还有很多的中国员工,抵制家乐福首先受害的可能是这些中国员工。”

于是乎N多爱国小将们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轻者称她“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重者说她“看来你不只腿残…”

Sameul Johnson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斯言诚然不虚。

我不知道我的爱国主义是何时“丧失”的。但总是有那么一天,我突然明白,爱国主义是一种现实政治价值取向,爱国主义和民族感情有着密切联系,但归根结底是两件事。国家是一个政治概念,而民族是一个文化和历史概念。你无法选择你的民族(ethnic),也就是说你无法选择你的文化和历史传承(cultural and historical heritage)。但你可以选择你的国家(nation),也即,你可以选择你赞同的政治理念以及体现和施行那些政治理念的政府(government)。爱国,应该是因为你对这个国家的价值观和行动准则有着广泛的赞同从而愿意尽自己的力量甚至生命维护这种价值观的存在以及进一步完善和传播这种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早期追随共产主义并期望建议无产阶级当政国家的那些革命者确实是爱国者。而追随三民主义并期望建立资产阶级当政国家的那些nationalist也确实是爱国者(而并非“国民党反动派”)。

而民族,却是每个人都无法选择概念。它代表着你的文化,你的历史,你从小浸淫的许多朴素道德感情,你的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身为中华民族一员的你我都是极端幸运的,因为我们继承了人类历史上流传最久传播最广内涵最丰富影响最广泛的一脉文化。这些并非溢美或自诩之词。中华文明是古代四大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或湮灭的文明,它对远东(如日本、韩国)以及亚细亚地区(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等)的近代国家的影响时至今日仍显而易见而无法估量。

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联系,只是因为在人类历史的演变过程中,同一民族的人类为了基本的生存斗争需要趋同于生活在一起并建立一个有自身武装可以抵御异族侵略的政权。所以国家的初始,决定性的因素是物质生存的需要而非精神层面的共鸣。而这种形成机制却在近两个世纪开始了巨大转变,越来越多充满高度智慧的人类开始以寻求行为价值的认同为出发点,而非仅仅是肤色和语言的一致。

可现实是,现在的政府更多地是继承了那些党同伐异专断横行除之而后快的恶质因子,从而使爱国主义成为了Ambrose Bierce所说的“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Patriotism: Combustible rubbish ready to the torch of any one ambitious to illuminate his name.) 从而,朴素道德价值的认同没有了(所以我们忍心用恶毒的语言去攻击一个腿部残疾的同胞),理性辩论的空间没有了(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动辄往别人头上扣“汉奸”的帽子),客观公正的过程没有了(所以政府可以随意地滥用公权利来对付有异议的人士,不必提出任何解释不必接受任何监督)。

列宁曾经很有意思地说过: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这,是不是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一种后怕且自我警醒的反思呢?

我不是很喜欢韩寒的小说,但他的杂文挺好,今晨,在他的blog上看到他对抵制家乐福的事发了一点议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92vq.html

是否赞同他的观点是次要的,欣喜的是,现在的中国有越来越多这样的自由中间派,他们可以有空间发声,他们可以有勇气发声。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托马斯.杰弗逊。正是200多年前,华盛顿、杰弗逊、亚当斯、富兰克林这些人的写在宪法里的思想才是今天这个国家如此强盛的真正原因吧。

以上,除了那些引言,都是我一介小民从自己生存体验中琢磨出来的文字和思考,谢谢阅读。

5 responses to “国家和民族

  1. Ying April 20, 2008 at 9:43 pm

    爱国小将的声音是不是也应该被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容纳呢?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受政府支持的么(发表金晶意见的是新华社)?个别特别激进者辱骂金晶的声音就可以被用来否定全盘?爱国小将与西方那些在“自由”媒体领导下为zd呐喊助威的普通民众的唯一区别就是他们是自发的和被动接招的,我以为他们倒颇能代表在中国目前经济教育程度下来自草根阶层的一部分真实民意。民主的游戏规则不就是看谁最能顺应/操纵民意么?在中国如今越来越多的“虚拟”民主空间里,为什么精英阶层总要站在大众的对立面,而不能结合中国的历史与社会现实去理解和引导民意?
     
    关于韩寒,平时倒是颇欣赏他对国内社会问题的敏感度和精彩点评,但在国家和民族问题的立场上,觉得他和中国很多所谓民主“精英”一样不免有点矫枉过正了。对于抵制家乐福,他除了冷嘲热讽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分析;对于CNN事件,他说在一个连CNN都看不到的国家里何谈侮辱,这样的逻辑让人震惊,看不到难道就可以被侮辱?
     
    现在的我开始越来越理解这个政府,这个国家;“有中国特色”有时候并不是zxb的陈词滥调而已。一篇来自cchere.net的文章更生动翔实地反映了类似的心路历程:http://www.cchere.net/article/1537418;另一篇探讨时下民族主义的文章亦可一读:http://www.cchere.net/alist/1558076
     
    个人意见,敬谢雅量。
     

  2. Ying April 20, 2008 at 9:58 pm

    cchere.net 的“青史微言”大类有许多关于时政的讨论,大抵代表海外华人中来自大陆50-70年代生人的声音,从事工程财经类人士较多,我以为颇为务实。

  3. Demon April 20, 2008 at 10:25 pm

    @ Ying: 加州一别已有旬日,不知你和华兄一切可好。多谢留言指教,所注各文我俱以读过,颇有获益,多谢多谢。关于具体的争论我就不展开去说了。一来斯言繁杂,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清的,你我都有日常事务要操劳,相比未能有闲暇一来一往地讨论 : ) 二来更重要的,是因为我的本意就是想说作为个人要有能独立判断的能力且要有能容纳异议的气量,就如那篇文章中所说:“大家都读过王小波,这才是他精神的精要。”避免极端,寻求务实的民族自强之路想必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愿望。有此前提,其余求同存异殊途同归可也。
     
    简言节语,就此打住。代问王华兄好。大婚之日,务请告知,: )
     

  4. Ying April 20, 2008 at 11:09 pm

    hand~ 言辞激烈之处还请海涵
     
    你王华兄昨日独自驱车前往好莱坞参加抗议CNN的活动,回来后说:“人生圆满了”:))))

  5. Bear's Princess April 23, 2008 at 9:05 pm

    我的国家自然有她的问题,但是她是我的女人,容不得其他任何人不怀好意的调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