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何不食肉糜

“… 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晋书.惠帝本纪》

“…对于企业而言,如果建立起自己的云计算中心,企业老板只要发给每位员工一个小小的 U 盘,那么,一切搞定。我想,一个乡镇,建一个云计算中心,每一位农民发一个U 盘,在乡间网吧一插,一切搞定。农村信息化,想发农民的财,根本上没有道理。农民应该享受(不是自己花钱去购买)现代文明所带来的一切,因为,正是农民为我们提供了一切生活的必需品。看着农民那黑黝黝的脸庞,我顿觉自己矮了一节。我认为, Ubuntu 造福人类不该是一句空话。…”

— 袁萌教授,8/13/2009 博文 《Ubuntu 9.10把云计算带进企业》

在国内的Linux业界,袁萌教授(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北京大学教授)也算一号人物。我是他在CSDN上的blog的日常读者,虽然有时他的言论未免太过书生气,但文章的信息和诚恳执着的态度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但上文的议论实在是充满了“何不食肉糜”的迂腐和脱节。我当然相信以袁教授的为人,他的立意一定是单纯和善意的。但上文的乡间网吧云计算中心的思路实在是与现实隔阂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余杰曾经说过:与现实和真理脱钩的知识形同大便。我不想以一个北大后辈的激言来如此形容一个北大长辈,但左右无法理解的是博学多知的堂堂北大教授何以发出如此荒诞而又矫情的“为什么不吃肉呢?”的口号。

就在袁教授发表这篇博文的同一天,我也看到这样的纪实报道:

“交腊村在2003年以前只有学校有一部电话,村民们要和远在浙江、上海和广东等地的打工者联系,只有靠这部电话。2003年校长配了一部手机后,学校电话的压力才减小。

杨芝艳是交腊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爸爸很早就离开人世。她两岁的时候,妈妈改嫁了,现在她和哥哥住在一起。 哥哥叫杨富贤,今年18岁,在黔东南州首府凯里技校读书,放假的时候才回家。平时家里只有杨芝艳一个人,他们的田自己种不了,就只有给叔叔种,收谷子时一家一半。能够送到杨芝艳手中的谷子有200多斤。他们全家还要买米600多斤。她自己喂了两只羊,已经有20多公斤了,正在等待新学期的时候把羊卖了挣学费。另外,她还上山采薇菜去卖,一斤15元左右。如果实在不够,就只有去借,如果借的是叔叔的就不用还了,他们饭不够吃时就到叔叔家去吃。

“我看到别的孩子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的时候,感到很伤心。有时候我在家觉得害怕,就和隔壁家的女孩一起睡,有时候还梦见我哥哥,还有我的同学。” 据介绍,她小学阶段的书费和学杂费都已经得到滋根基金会的支持,滋根还给杨富贤支付了学杂费和生活费。

见到杨胜芬的时候,她正蹲在她家的一个柜子下面,眼巴巴地看着人。她12岁,瘦得只有皮包骨头。正在读二年级,能够听懂普通话。记者问她有什么希望的时候,她说:“还想读书。”

1997年到1998年,她生了一场大病,治疗花了一万多元,现在已经没有钱治疗,吃饭也吃不到两碗。现在她的父母都出去打工了,只有妹妹和哥哥在家里陪她,上学的时候都是妹妹或者哥哥背她到学校去,她自己走不了。但是她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第一或者第二名。 ”

–《留守儿童背后贫穷的中国农村:政府该做什么?》

如果居庙堂之高的袁教授真的想为9亿农民做点实事的话,还是多多走出他的象牙塔,给扶贫公益组织捐点钱,为穴居于各大城市贫民区的打工者做点实事,少发一些建立乡间云计算中心之类不着边际的议论。我这么说是因为觉得袁教授的道德人品还是有目共睹的,也相信他的一番感慨是出自诚心和好意。若是像余x雨之类的货色,那就不说也罢。

9 responses to “何不食肉糜

  1. Mao August 13, 2009 at 11:32 am

    我特讨厌袁萌

  2. miaomiao August 13, 2009 at 12:40 pm

    吃不饱的人们谁知道云计算是什么啊?他们会问,云也会计算吗?

  3. Mira August 13, 2009 at 12:59 pm

    it depends…

  4. Yu August 13, 2009 at 4:01 pm

    Software should be a set of tools, not religions.

  5. Annie August 13, 2009 at 6:52 pm

    从袁教授那一句“顿觉自己矮了一节”的自悟中,确实可以看出这是位道德和人品皆可称赞的知识分子。如果仅从一个知识分子怀揣着“实现农村信息化,造福同胞,造福人类”的美好愿景出发,我觉得这段话没有什么可以鄙夷之处。就像“实现全人类衣食无忧的共产社会一样”,我们喊了很久并且会一直喊下去,虽然这个目标的实现道阻且长,虽然现在9亿农民兄弟中有近3亿是贫困人口。而后面的纪实报道,质问的对象是“政府”该做些什么。所以我想,如果是个人行为,他当然可以捐钱或者其他更直接的使对方受惠的方法,但是一个专职不在民政不在教育不在农业的教授,站在自己专职的立场,想达到这样一个目标,也算不上是站在象牙塔里发出的不着边际的言论吧。

  6. Yuan August 13, 2009 at 8:39 pm

    萌萌也不是好鸟…

  7. August 13, 2009 at 8:54 pm

    同样不明白云怎么计算的人飘过……

  8. Elf August 13, 2009 at 9:35 pm

    并不清楚袁教授和云计算。 不过看他那一段话,觉得本意还是善的,只是实在不了解实际,想得过于简单和美好。和“南秋雨”还是有分别的。。。

  9. Demon August 13, 2009 at 10:42 pm

    我自然知道老袁其实人是很好的,不然也不会把他的blog当日报读,呵呵。另:没完全理解小虎的言下之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