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Me and Me

慢慢看就知道了

狐眼看天下

前天看到陆谷孙教授(我这个年纪对英语用过点功的同学应该都多少听说过陆教授的名字,尤其是上海地区的,因为那时候用陆教授主编的《英汉大词典》的人确实不少啊)的一篇小文“《建国大业》罔顾历史之处”中有一段挺有趣:

“又譬如上海解放次晨,宋庆龄走出家门,看到席地枕戈、露宿街头的解放军战士,像是很感动的样子,看来编剧和导演完全罔顾历史,兴之所至,自由发挥了。事实是上海解放没几天,解放军六十师一七八团某排要进驻武康大楼对面一座宽敞大院,而那儿正好是宋庆龄公馆。一个要住,一个不让住,闹了场误会,弄到5月31日,邓小平、陈毅亲自登门向宋道歉,并从此在大门口设岗。”

在这里不谈论《建国大业》,因为还没有看过,所以也不好乱发表什么评论。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偏爱看史书的人,所以想随便说几句关于读史的议论。

现在回头看看小时候受过的历史和政治教育和熏陶,陡然便会生出一种在欣赏艺术品的感觉来。因为所看到的物事都是经过精心雕琢的,这里少一块,那里加一点,远得一看,还居然有种朦胧美,于是便神乎乎地“一种自豪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别告诉我拟小时候没在作文里这么写过)。后来才终于知道,读史千万不能书上写什么,你就信什么,然后拿来或者感动得涕泪纵横或者悲愤得要杀杀杀。读史首要客观,次要博览兼听,然后最最需要的是要产生自己的主见和想法(那时政治书里把这称作“世界观”和“价值观”,不过前面加了“无产阶级”这个定语,当时我就不太明白,“无产”,就是没钱没地没房子喽?那有什么好?后来知道了,原来这是号召大家去做房市的房奴和股市的炮灰),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之类的读了再多也不过是了解个把史实(还不一定是正确的,只能用来当打牌吃饭时候的谈资)。

举个例子,读过宋史的大概都知道范仲淹这个人。老范是个儒家文人,文章写得不错,也颇有些好名声。可是后世那些儒家弟子偏要传说他是周公瑾诸葛亮那样的儒将,说他当年在对抗长年侵略宋朝的西夏的战争中那是相当的牛逼,更有传说当年边区人民都有歌唱:“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这里的范便是范仲淹,而韩则是指另一位同期的重要文官韩琦。

看到这里想法简单的同学可能就真以为当年韩和范两人是多么多么的拽,搞不好跟郭靖似的,得了什么《武穆遗书》《降龙十八掌》之类的秘笈把西夏这个鸟国彻底干得灰头土脸的。但事实是这样么?

这里我们要把握一个最大的主题,就是宋朝是一个什么样的王朝?曾经在哪里看见过一本网友写得同人小说叫《铁血大宋》(从名字来看只能叫同人小说),我只能哑然失笑。历数华夏历史,就属宋朝是最窝囊的,开国皇帝靠窝里反从孤儿寡母那里抢了政权,然后就一直怕自己的部下搞出同样的一出,所以一天到晚就琢磨着如何防止武将叛变。后来便有“杯酒释兵权”的破事(现在还居然被拿来作为高超的政治谋略给予宣传…)。这之后就被各种少数民族邻居欺负,什么西夏、辽、女真、蒙古,一个接着一个。宋朝赵姓皇帝最强大的发明就是战时任用文职官员(有时甚至是宦官)担任统帅,然后临时指派一些职业武将负责实际作战。在这种体制前提下,宋朝部队的战力是可想而知的。

明确了这个大背景,我们再稍微仔细看一下资料,就基本明白了。拿关于韩琦的介绍来说:

韩琦(1008年-1075年),字稚圭,相州安阳(今属河南)人,北宋大臣。

天圣五年(1027年)进士一甲第二名。康定元年(1040年)官陕西帅臣,主张进攻西夏,然而败于六盘山(宁夏隆德)下好水川(甜水河),損失一萬餘人,時边区民有歌唱:「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1]。隔年(1042年)与范仲淹一起抗御西夏,时称“韩范”,再度出战,宋军再度大败,九千四百餘人全軍覆沒兩人於宋夏戰爭均無建樹

再看一下宋夏战争的介绍:

北宋与西夏之间发生了三川口、好水川、定川等3次大规模战役,都以宋军失败而告终,史稱“鎮戎三敗”。虽宋在屡败之余扬言要重整决战,但实际上想与西夏握手言和。西夏虽屡胜,但所掠夺所获却抵偿不住战争中的消耗,与先前依照和约及通过宋夏民间贸易所的的物资相比,实在是得不偿失。

很明显,宋朝在和西夏这个蛮夷小国的纠缠中,是屡战屡败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两个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还在那里大咧咧地说让敌人“心胆寒惊破胆”呢?大约也只是搞搞“新闻联播”式的舆论造势,给自己脸上贴点金而已。

其实老范虽不胜,但至少还没有特别糟糕的败绩。而那位韩同学,整一个是宋代版的赵括马谡之流的人物。先是在好水川一战全军覆没,死10000多人,在撤退途中,阵亡将士的父兄妻子几千人,“号泣于马首前,持故衣纸钱招魂而哭说:‘汝昔从招讨出征,今招讨归而汝死矣,汝之魂识亦能从招讨以归乎?’当时哀恸之声震天地,韩琦掩泣驻马不能行进。”到了晚年,在宋国和辽国起的一次边境冲突中,为了借机反对王安石的新政,韩同学更是大发议论,说什么:我们和高丽王国通商,辽国不爽了脑。我们在边区种了很多树,辽国以为我们是为了阻挡他们骑兵的奔驰了脑。我们找了很多新式武器,辽国以为我们有WMD,心神不宁了脑。总之我们现在太显摆了,做人还是要低调,所以那些事还是快点取消了吧。

蛋,就是这么扯的。

所以说读史,一定要在对大局有所把握的情况下,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见解。看文艺小说港台闹剧或主旋律影片,肯定是不靠谱的。死读书,背名人名言也只能参加参加高考,过后也不会有任何收获。读史的意义,在于能在这过程中形成独立的人格,思维,和价值观。对于从小在一个奇特的政治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我觉得这也许有更多的意义。

(后记:范和韩的这个小故事只是一个用例而已,并非是要指称他们为欺世盗名之徒,这样基于个人攻击的争论意义有限。而重要的,是了解宋朝的政治和军事的背景和起形成原因,以及范和韩如何在当时那种政治系统中红极一时的。而另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为何他们在后世的社会中还是一直得到崇高的地位和肯定,这个不在本篇的讨论范围。)

6 responses to “狐眼看天下

  1. Annie September 29, 2009 at 3:06 am

    期待能看到“狐眼看天下”变成一个系列。嗯。

  2. Yuan September 29, 2009 at 6:41 am

    历史是人写的……

  3. September 29, 2009 at 7:08 pm

    倾宋一朝,没打过一个漂亮仗,从开朝就丢了燕云十六州,确实窝窝囊囊不过积一朝之弱(军),以国税之一成,买数年之和平我觉得还是很值百姓要过日子,不折腾,不打仗,多好举凡技术、农桑、经济、文艺,宋朝都是历史上发展最好的阶段好吧我是个自来就三观不正的人……

  4. Annie September 29, 2009 at 9:30 pm

    总XX所述,宋朝是一个科学、人文、经济与唐朝不相上下空前繁盛的时期,除了军事。ps. 其实武装力量也不算弱(人文先进嘛,自然有不少发明嘛),只少了善战的兵将和强势的君王。

  5. Elf September 30, 2009 at 1:03 am

    燕云十六州失守倒是也不能归结为宋军之弱,那是宋建朝以前就给那个石什么的作为篡位登基的条件让给了耶律德光的了。就是因为那个最险要天然防线没有了,才导致宋军的仗那么难打的了。不过那个黄袍加身真是够差劲的。开国皇帝就那样,后面的子孙斩杀忠良也不为怪了。历史书么,谁当权谁说了算。历史么,还是有它自己慢慢显现的地方的吧。

  6. October 3, 2009 at 7:10 am

    可是如果认真去看一下宋史的,你会发现黄袍加身的那个家伙,其实也可以算是个刚猛善战有胆有识的人——一年内“从征寿春,拔连珠砦,遂下寿州……”又“从征濠泗,为前锋”,“独跃马截流先渡,麾下骑随之,遂破其砦”——这还是被尽可能忽略弱化之后的本纪原文,毕竟宋史是异族人写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